網頁

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

發現「良心」?

最近憨農翻閱的書籍...
        發現「良心?:發現衡量「為人處事之道」的尺度,即是自己的「良心。也就是「』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最近閱讀了「人間佛教-佛陀本懷」一書後、再翻閱「聖經」、「世界四大偉人」、「四書讀本」、「四書新編」等書後,發現到像我母親,沒有上過學、讀過書、憑與人接觸往來的人生歷練,也能說出:台語-那也過你的心,就也過我的心」、「將心比心」、而一生奉行此即人常說的為人處事憑「良心」。
以下內容-載自四書新編
        我們為人處事有沒有至簡至易的原則?善惡有沒有一定的標準?世界上有沒有真正的是非?一切道德倫理以什麼為根據?這個問題,古今中外的教育家、哲學家、宗教家,無不力求解答;即如我們平常人,無論智愚賢否,都時常發生這個疑問,而去思想;因為此而不知,即無法決定我們的行為。這在論語一書中孔子,給了我們一個明白而正確的答覆。即論語衛靈公篇: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註】-是推自己的心以及他人。是行或加與之。【譯】子貢問孔子說:「有一個字,而可以終身奉行的嗎?」孔子說:「就是『』字吧!自己所不願欲的,不要施行於他人。」或可翻譯為:「自己所不願接受的事,不要加到人家身上去。」
    這不是一人的武斷,也不是天神的誡命,只是人與人之間自然演出的法則。孟子說:「愛人者人恆愛之,敬人者人恆敬之。」又說「殺人之父,人亦殺其父;殺人之兄,人亦殺其兄。然則非自殺之也,一間耳!」大學上說:「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貨悖而入者,亦悖而出。」曾子說:戒之!戒之!出乎爾者,反乎爾者也。」所以我們為善,非僅為人,正是為己。也用不著天堂與地獄之說,也用不著義務與動機之論,只是一個「」字就夠了。
    」不但是「原理」,而且是方法。人與人之間,有父子(母子)、兄弟(姊妹)、夫婦、朋友、長輩與晚輩、長官與部署、等關係,我們怎樣待他們呢?於是我們就應用「」的方法,曾如:
1.中庸第十三章:施諸己而不願,亦勿施於人所求乎子以事父所求乎臣以事君所求乎弟以事兄所求乎朋友先施之」的話。
2.大學更說:所惡於上,毋以使下所惡於下,毋以事上所惡於前,毋以先後所惡於後,毋以從前所惡於右,毋以交於左所惡於左,毋以交於右。此之謂絜矩之道。」【註】量度或衡量或審度尺度絜矩之道」就是凡待人處事做為衡量尺度而行的意思。而這衡量待人處事的尺度,即是自己的「良心」。-載自世界四大偉人一書117頁有關孔子的學說...。
3.大學:是故君子有諸己而后求諸人無諸己,而后非諸人。 所藏乎身不,而能喻諸人者,未之有也。【譯】所以有道的國君,一定要先使自己有了善行,然後再要求別人行善;先使自己沒有惡行,然後再禁止別人作惡。 如果自己沒有恕道,卻能夠教導別人實行恕道,這是從來沒有的事。
        如此作去,無論對何人,無論對何事,無時無處無行不通。所以有以下章句:論語 里仁篇: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 曾子曰:「唯。」 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 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譯】孔子說:「參啊!我所傳的道,可以用一種道理把它全部貫串起來。」曾子聽了以後,立刻說:「是!」,等孔子離開後,在場的孔門學生就請問曾子說:「老師所說的一貫之道是什麼呢?」曾子回答說:「老師所傳的一貫之道,就是忠恕呀!」忠恕-盡己之心為。推己及人為-是推自己的心以及他人。
        孔子之道,本是極簡易,極平常。而後人矜奇好異,對於「一貫」二字,疑其中另有神秘,反不甚注意上下文;甚至疑曾子解釋未盡。不知以曾子性格之誠篤,「一日三省吾身」,唯恐為人謀而不忠,如何能敷衍了事?那還算「誨人不倦」嗎?其實「忠恕」就是孔子一切學說的起點,整個系統的中心。人與人相處之道,(即孔子所講的人道)只是推己以及人:我們自己欲生,故見他人之將死,就有惻隱之心。韓詩外傳說:「己惡饑寒焉,己惡饑寒焉,則知天下之欲衣食也;己惡勞苦焉,則知天下之欲安佚也;己惡衰乏焉,則知天下之欲富足也;故君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孟子所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孔子「老安少懷」的大同世界,亦不過此「」字之推演而已。
       」有自然的次序:由己推人,所以是由近及遠,所以由「身」而至於「家」,由「家」而至於「國」,由「國」而至於「天下」。順事物之「本末始終」這就是大學之道。
       」又是自然的節制:譬如愛國而有,則不致侵略他人之國;利己而有恕,則不致損害他人之身;故可免「過與不及」,這就是中庸之道。
        細看四書,處處都是「忠恕」之道,這點簡易平常的道理,卻是無窮無盡。「夫婦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能焉。」所以孔子不肯輕易許人,請看下面章句: 論語 公冶長12子貢曰:「我不欲人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譯】子貢說:「凡我所不願他人對我作的事,我也不願對他人作。」。孔子說:「賜啊!這不是你所能作得到!」
          由此可見「」字,不但不能否認,並且不容輕視。有人說:恕道亦不能無弊。「因為人的好惡不齊,譬如我不愛聽音樂,遂也不許他人聽音樂;我願為僧,亦令他人都為僧,那就不好了。」不知「」者,不施己所不欲於人而已,並不禁人之所欲,亦不強施人所不欲;因為我不願人犯我的自由,當然亦不犯人的自由。所以恕道是絕對的圓滿,決無弊病,是萬古不易的道理,而不能推翻的。墨子亦曰:「愛人者,人必從而愛之;利人者,人必從而利之;惡人者,人必從而惡之;害人者,人必從而害之。耶教中亦有類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話,西哲康德亦說:「吾人對於其事是否正當之問題,若願得確實之答案,其便捷無訛之法,莫如反躬自省。」荀子說:「聖人者,以己度人者也,故以人度人,以情度情。」戴東原說:「凡有所施於人,反躬而靜思之,人以此施於我,我能受之乎?」王心齋說:「能愛人敬人,則人必愛我敬我,而身安矣。」即我們普通人,亦常如此想;但或不知此即一切道德之根本,孔子道統之中心耳。
         以上資料-載自中國文化基本教材 四書新編-論語新編 第一篇為人(上)第一章 忠恕(在此書論語新編 內容中 第一篇為人(上)編有 第一章 忠恕、第二章 仁智、第三章 孝弟、第四章 忠信、第五章 禮義、第六章 廉恥、第七章 恭敬、第八章 謙讓、第九章 勇毅、第十章 中正;第二篇 為人(下)編有 第一章 改過、第二章 立功、第三章 親賢、第四章 惡偽、第五章 知人、第六章 求己、第七章 保身、第八章 樂道、第九章 躬行、第十章 君子) 協同出版社印行 中華民國647月再版 發行人-黃松年 嘉義市公明路12-10號。

附註:
1.良心。良-【名詞】-美好;良心-天生的好心。-載自辭彙字典中的解釋。
2.。【動詞】自己不願意的,不去加在別人的身上。-載自辭彙字典中的解釋。
3.。【動詞】推己及人。例如:「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論語。忠恕-忠實而以恕道待人。-載自遠東國語辭典

4.耶教中亦有類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話。如下耶穌論如何待人(聖經新約全書和合本)馬太福音7:12所以,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因為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路加福音6:31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加拉太人書514因為全律法都包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之內了。

5.天神、上帝、…-全能因此神示人,以「已所欲、施於人?…或有更好的恩典啟示?
  -無法全能因此人與人相處之道,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和「己所欲,施於人」https://www.haixia-info.com/articles/954.html

6.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看兩級社會差異- https://translate.google.com.tw/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taoism21cen.com/Chinesechat/wenzhang46.html&prev=search


附記一:
1.大學章句中,釋治國平天下:所謂「平天下在治其國」者:上老老而民興孝;上長長而民興弟;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所惡於上,毋以使下;所惡於下,毋以事上;所惡於前,毋以先後;所惡於後,毋以從前;所惡於右,毋以交於左;所惡於左,毋以交於右。此之謂絜矩之道【註】量度或衡量或審度尺度。「絜矩之道」就是凡待人處事做為衡量尺度而行的意思。而這衡量待人處事的尺度,即是自己的「良心」。而這自己的良心,即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也就是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來衡量作為「待人處事」的準則。

2.中庸第十三章 子曰,「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詩云,『伐柯伐柯,其 則不遠。』執柯以伐柯,睨而視之。猶以為遠。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忠恕違道不遠。施諸己而不願,亦勿施於人。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庸德之行,庸言之謹;有所不足,不敢不勉;有餘不敢盡。言顧行,行顧言。君子胡不慥慥爾。」
【註】忠恕-盡己之心為。推己及人為-是推自己的心以及他人。

3.論語衛靈公篇:「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註】-是推自己的心以及他人。是行或是加。【譯】子貢問孔子說:「有一個字,而可以終身奉行的嗎?」孔子說『就是「」吧!自己所不願欲的,不要施行於他人。』或可翻譯為:「自己所不願接受的事,不要加到人家身上去。」

4. 論語 里仁篇: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 曾子曰:「唯。」 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 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譯】孔子說:「參啊!我所傳的道,可以用一種道理把它全部貫串起來。」曾子聽了以後,立刻說:「是!」,等孔子離開後,在場的孔門學生就請問曾子說:「老師所說的一貫之道是什麼呢?」曾子回答說:「老師所傳的一貫之道,就是忠恕呀!」【註】忠恕-盡己之心為。推己及人為-是推自己的心以及他人。

5.大學:是故君子有諸己而后求諸人;無諸己,而后非諸人。 所藏乎身不,而能喻諸人者,未之有也。 故治國在齊其家。【譯】所以有道的國君,一定要先使自己有了善行,然後再要求別人行善;. 先使自己沒有惡行,然後再禁止別人作惡。 如果自己沒有恕道,卻能夠教導別人實行恕道,這是從來沒有的事。 所以說治理國家要先整治自己的家。

6. 論語 公冶長12子貢曰:「我不欲人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譯】子貢說:「我不想要別人把這件事加在我身上,我就也不會把這件事加給別人」。孔子說:「賜啊!這是你做不到的事啦!」

附記二.:
1.四書(大學、中庸、論語、孟子)是無論何人,不可不讀的!無論人的年齡如何,無論人的職業如何,無論人的學問如何;從青年以至於老人,從農工商人以至於政治領袖,從小學生至大學者,凡是一個人,即不可不讀!蓋四書之為書,本非為少數的人,而是為一切的人;所以中庸第十二章說:「君子之道,費而隱,夫婦之愚,可以與知焉;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婦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能焉。」四書重在實用力行,不在空言;重在精神,不在字句。語云「半部論語可以治天下。」,那若函蓋整部論語再加上孟子、大學、中庸呢?;「一句經書可以終身奉行不盡。」因此人應熟讀深思,徹悟篤行。-載自中國文化基本教材 四書新編-例言 協同出版社印行 中華民國647月再版 發行人-黃松年 嘉義市公明路12-10號。

2.同理心EmpathyEMP同理心是站在當事人的角度和位置上,客觀地理解當事人的內心感受,且把這種理解傳達給當事人的一種溝通交流方式。同理心就是將心比心,同樣時間、地點、事件,而當事人換成自己,也就是設身處地去感受、去體諒他人。
3.再好的宗教、道德,若沒有實踐,不外乎都是空論而已

附記三.:
 1.憨農曾還誤以為國內宗教之一的一貫道教,其立教之中心精神是來在自以下,論語 里仁篇章句:論語 里仁篇: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 曾子曰:「唯。」 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 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中孔子所傳的一貫之道,就是忠恕呀!」;忠恕-盡己之心為。推己及人為-是推自己的心以及他人。也就是要求每一位一貫道教的教友們,為人處事之道,都是「以盡己之心力行,推己及人道精神之力行者?-即論語衛靈公篇: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論語 里仁篇: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 曾子曰:「唯。」 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 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譯】孔子說:「參啊!我所傳的道,可以用一種道理把它全部貫串起來。」曾子聽了以後,立刻說:「是!」,等孔子離開後,在場的孔門學生就請問曾子說:「老師所說的一貫之道是什麼呢?」曾子回答說:「老師所傳的一貫之道,就是忠恕呀!」忠恕-盡己之心為。推己及人為-是推自己的心以及他人。

中庸第十三章之一. 子曰:「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詩云:『伐柯伐柯,其則不遠。』執柯以伐柯,睨而視之,猶以為遠。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忠恕違道不遠(忠恕-盡己之心為。推己及人為-距離),施諸己而不願,亦勿施於人 


2.轉念之間,好心情?
存好心:存好心、良心、善心、愛心、仁心、虛心、佛心、慈悲心、感恩心、
去壞心:去壞心、黑心、惡心、私心、沒良心

最近憨農翻閱的書籍...


部落格中有關我是誰?法?健康與安全來自人們的良心?之記錄
健康與安全來自人們的良心?:健康與安全來自人們的良心
信仰:  
偶像:  
道德教育:道德教 
叫太陽起床的人: 叫太陽起床的


理察克萊德門鋼琴








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